见贤思齐丨观于明镜则疵瑕不滞于躯;听于直言则过行不累乎身

时间:2020-11-16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日本江户时代,有一位名叫大愚良宽的禅师。一日他听说外甥成天吃喝玩乐,快要倾家荡产了,便走了三天的路,回到家乡劝他重新做人。外甥看到舅舅十分高兴,恳请留宿一晚。禅师

  日本江户时代,有一位名叫大愚良宽的禅师。一日他听说外甥成天吃喝玩乐,快要倾家荡产了,便走了三天的路,回到家乡劝他重新做人。外甥看到舅舅十分高兴,恳请留宿一晚。禅师禅坐一夜,第二天告辞离去,穿鞋时两手发抖系不好绳带,外甥见状,蹲下帮舅舅把草鞋绑好。这时,良宽禅师对外甥说:“人老了一点用也没有,你好好保重自己,趁年轻的时候把该做的事情做好。”从那天起,他的外甥真的就改过自新了。

  沟通有很多方式可以选择。领导干部要勤于走出自己的办公室、放下端着的架势,深入田间地头、基层一线,经常性开展谈心谈话,“拉家常”、开诚布公地聊聊“心事”,才能让党员干部在轻松氛围中敞开心扉,打开“话匣子”,说出“真心话”。

  出出汗、红红脸,才能清淤排毒、强身健体。怎么出汗红脸?这就需要拿出我们党一直以来防身治病的武器 批评和自我批评。在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之初, 习同志就强调,要“在批评和自我批评上好好下一番功夫”。现在,利益关系和人际关系更复杂了,这更考验着我们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勇气与党性。要看到,只要出以公心、态度诚恳、讲究方法,无论批评还是自我批评都是一剂良药,是对同志、对自己的真正爱护。习同志引用的这句话, 正说明了这一点。忠言逆耳,良药苦口。对批评和自我批评,不能持有偏见,也不能心有余悸,而要本着对自己、对同志、对班子、对党高度负责的精神,大胆使用,经常使用,使之越用越灵、越用越有效。

  王粲(177—217年),汉末文学家,“建安七子”之一。其政治思想基本上属儒家,间杂有法家刑名之学。在《仿连珠》一文中,王粲隐然以管仲自比,向统治者提出:“观于明镜,则疵瑕不滞于躯;听于直言,则过行不累乎身”。疵瑕:毛病,缺点。意思是说,经常对照镜子检查自己,就会及时克服缺点;能听取直率的批评,就可以及时改正错误。

  连珠是一种特殊文体,最早出现在汉代。南朝沈约称:“连珠者,盖谓辞句连续,互相发明,若珠之结排也。”连珠形式短小,多骈偶而用韵,不直接指说事情,只以华丽的文辞,假譬喻委婉地表达意旨。刘勰《文心雕龙》以汉代扬雄所作的《连珠》为最早,继作者有演连珠、拟连珠、畅连珠、广连珠等。王粲的《仿连珠》亦属此类。

  1941年3月底,谭震林率领新四军第六师,驻扎在江苏无锡县北乡寨门镇一带。

  当时,镇上有一个农民协会会员叫许士章,为了筹集春耕生产的费用他想了一个办法:以合作社的名义,向本乡的地主富农借麦子运进城里,然后通过城内向进步人士出售,并商定将得收入的3/4还给麦主,1/4归合作社。许士章的这次粮食贸易是经县委批准的,因此,只两天就借到105包小麦,其中,寨门镇开明士绅严蔚苍的堂侄女婿、寨北乡第三村长严俞珍借出10包。

  麦船进城的前夜,严俞珍提出跟着麦船进城玩几天,许士章当即拒绝了他。谁知第二天,严俞珍躲在麦船里进了城,但上岸不久就被日伪抓到特工站拷打,严俞珍被迫说出105包小麦的下落。日伪遂将这批小麦扣押。

  消息传来,许士章赶到严俞珍家,要他赔偿,遭到拒绝。许士章等决定在第二天上午,召开全乡群众大会,向乡亲们公布此事。

  谭震林得知此事后,于大会开始前派人找来许士章。许士章见到谭震林后,以为是为严俞珍说情,不等他说完,转身就往大门外走。谭震林急忙让警卫员把许士章叫了回来,端过一杯开水放在许士章手上,按许士章坐下,然后和蔼耐心地对他说:“我理解你的心情,辛辛苦苦筹集来的资财全部断送了,怎不急?但是,我们办事情要有全局观念。”接着,谭震林耐心地给许士章讲了党面临的实际困难,又讲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重要意义后,对他说:“对开明绅士,我们不团结他们,日本鬼子就会拉他们,那我们打鬼子就更困难了。不赶走鬼子,我们怎么分土地,穷人怎么能翻身?开明士绅爱面子,我们要顾及他们的面子,不应该开大会出他们的洋相,也不应该催着他们立刻赔出来。你办事认真负责,但要注意方式方法。”

  谭震林的话说得许士章心服口服。想想自己刚才的做法,许士章惭愧地低下了头。谭震林继续说:“许士章同志,我知道你在群众中很有威信。你刚才在外面讲的那些话,是不对的,你应该挽回这个影响。我们员,不是开明士绅,只服从真理,不讲究面子,认识了错误就承认嘛。”

  许士章听后,立即起身走到大门口,大声说道:“乡亲们!我没有把事情弄清楚,刚才我说的话是错误的。是真正帮我们穷人说话、替我们穷人办事的。麦子的事,新四军正在为我们处理,现在大家回去,继续做春耕的准备工作!”

  后来,谭震林写了一封详细的信,给时任锡北行署主任的陈枕白,委托他对开明士绅严蔚苍把此事的处理经过做了详细说明。严俞珍非常感动,十天后,他另准备了一批麦子,赔给了农民协会。